欢乐共享

千里江山万里路——黄坚作品展预告
2017-12-01 00:02:47

    黄坚,1982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。1986年至1987年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修完硕士研究生主要课程。2003年至2004年应邀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做访问学者。1988年在福建省美术馆举办第一次个人综合作品展,1989年举办个人中国画作品展,1990年举办个人黑白画作品展,1992年举办个人剪纸作品展,2008年举办个人山水作品展,2009年举办个人“青藏之行”摄影作品展,2012年举办个人花鸟画作品展,2014年举办个人书法作品展。著有《黄坚黑白诗画》《黄坚剪纸艺术》《黄坚艺术评论集》《生活在路上——黄坚数字摄影作品》《重返经典——黄坚山水作品集》《泉州花灯艺术研究》《闽南地区民间雕刻艺术研究》等书。现为福建泉州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教授委员会主任、硕士研究生导师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。

    艺术家作品

    《千里江山之十七》

    相关链接

    图像重建与艺术的现代性——写在黄坚作品展之前

王 漪

    构建艺术的现代性精神,并不意味着中国艺术家需要抛弃了中国文化传统,当然,有部分中国艺术家将当代艺术的技法、观念与中国画引以为傲的形式和理念进行融合和实验,并取得了成功,但这种融合和实验却具有中外文化的双重身份,如曾经有海外学习背景的吴冠中、赵无极、朱德群、吴大羽等。本土艺术家如何把艺术的现代性融入与中国绘画,如何抛弃旧有的艺术观念,其实难度更大。这点上黄坚知难而进——艺术语言随着观念的改变而改变。中央美术学院院长、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范迪安认为“在黄坚那里,艺术的初衷经常发生位移。他的艺术语言变化不是旧有观念支配下的浅表游戏。他的努力在于扩大自己的艺术经验,不断接近他要追寻的目的——用自由的手法表达对艺术的理解。”

    从黄坚作品中我们能感受到艺术语言的改变,主要体现在对于传统水墨空间的一种新阐释,各种不同的尝试——包括形式、技法、材料直至观念,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不断地改变着,在他作品里明显闪烁着被现代性包围的艺术家的精神状态与思考。黄坚从“图像重建”中来寻找艺术语言的变革,在其一以贯之的风格和偶然间隔的突变中,人们能感不同视觉感受和不断迸发的灵感。把水墨的点线面做成现代冷抽象艺术形式,画面呈现他认为的“本土的感知方式”,如《三个黑太阳》、《变化的长方形》等;通过水墨天地混沌空间的互动反映一种生命自然的律动,如《火山》、《云海》等;在静态符号图像上反射动态的视觉图像,相互间互动表现,恰如其分地产生一种物色交融的视觉效果,又不脱离情感的视觉表现,如《高处》、《拥挤》等。

    《海之意象》

    从2014年开始至2017年黄坚开始了他《千里江山》系列作品的创作,我不知道这和北宋王希孟《千里江山图》有何关联,但不能置疑的是以黄坚“江山”为母题的作品,是他致敬王希孟的一种表现,多年学院体系训练的黄坚,对中国传统文脉的尊重态度及在传统用色方面也有青绿山水的底子,这也许这系列作品创作的基础,虽有山水云烟意象,但他的图形构架已把当代人的审美要求贯穿其中,用色极富情绪感,用笔随意自由奔放,并用类似塞尚的色块手法对轮廓进行填充,色墨之间做一种奇妙又平衡的结合。这种实验在2014年《山水意象》系列就初步有了苗头,但那时图像仍然延续传统山水的程式,用色大胆却内敛,与现在的《千里江山》系列比较,黄坚的色彩风格越发强烈,在颜料上丙烯、彩墨、水彩混合使用,用笔越来越自由大气,江山只是艺术家脑海中的一个意象,在一种似平面似立体,似山似水似云,模糊了彼此之间的界限,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描绘视角,山川俯瞰似四散的立体物块,图像的倾扭和激情的释放,犹如生命火焰在纸上一反常态的变化蔓延,为观者带来了奇特多变的观赏体验。

闽 南 , 闽 南

《闽 南 , 闽 南》

    黄坚还有一系列“致敬”“ 大师”之作,其中是《致敬波洛克》和《致敬草间弥生》。波洛克作品体现无意识中心理能量和狂野自由表现,戏剧性的偶然,但区别于波洛克的黄坚《致敬波洛克》,把那种中国材料表现的技术层面的细密与洒脱气质做精心设计,削弱波洛克“暴力感”, 没有粗旷或缠绕的油彩线条肆虐于纸上,没有奇怪而突兀的符号形象,以中国文人心如止水的释然心境致敬波洛克。草间弥生的圆点和网眼图案的幻想型作品,草间弥生曾经说过“我在我的艺术创作中加入了很多想法, 我总是创作到忽略时间。”而黄坚对时间的理解把它作为艺术当代性的一种手段:“艺术的、历史的,并不是线性发展,时间才是线性。那么,时间重要吗?在全球同一时空中,对空间的理解,在不同时间段有不同的理解。时间流逝、时间消融,跟人的生命一样。我们常说‘打发时间’,其实时间是我们控制不了的,对艺术作品,时间、空间的重新构建也是我所理解的‘当代性’,古人的想法没有我们那么复杂。”在此基础上,黄坚作品有一些新的特征出现——有着本土传统文脉的形式语言,有与现代艺术大师对话的当代语境,我认为这些都是要表明中国艺术并不在世界的边缘,他在笔墨的抽象和空间深邃之间,既体现中国传统文人的趣味特性,又寻找个人的现代艺术语法,用传统的语言回到现代视觉本身,从艺术本身来传达一种隐蔽的理念,这是他个人的文化归属之路。

    2017年10月30日于杭州